电竞酒店该怎么管?

近年来电竞逐步进入大众视野,掀起“电竞热”的同时也带动了电竞衍生产业链的飞速发展—— “电竞+酒店”等新兴业态应运而生。

数据显示,今年春节,携程电竞房订单量同比上涨超过80%;同程旅行情人节电竞主题酒店订单量涨幅也达到了73%。

两大平台的节日数据很明显的指出,电竞酒店正在成为年轻人线下聚会社交场所的重要地点,备受年轻群体的喜爱,越来越多地成为了休闲娱乐的优先级选择。

在同程研究院所发布的《中国电竞酒店市场研究报告2021》中,2021年全国电竞酒店的存量达到1.5万家,到2023年或将突破2万家。

报告还指出,2017年兴起的电竞酒店在2019年底数量只不过2600家,但这两年发展迅速,疫情期间仅2020年全国网吧倒闭数约12万家,电竞酒店则接管了这部分市场,未来成熟期更是有望达到10万家。

然而这个高速发展的市场,当下却处于监管的空白地带,对于电竞酒店的形态,到底是该以酒店的政策进行管理,还是以网吧的政策进行管理,尚未完全明确,这是隐忧。

1月4日《法治日报》报道,河南省荥阳市人民检察院近期审理了多起电竞类旅馆内发生的未成年人受侵害案件。为此,荥阳市检察机关为此向有关监管部门发出检察建议,督促相关部门对电竞类旅馆这种新业态加强监管、规范化监管。

曾有网友留言反映,“未成年人成群结队通过入住电竞酒店另类上网,在里面吸烟、上网等全然不受限制”。

作为酒店,法律并没有限制未成年人的入住,根据《未成年人保护法》,经营者在履行查验、报告等义务后,可以接纳未成年人进入。

然而根据《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活动管理条例》规定, “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经营单位不得接纳未成年人进入营业场所。”这也就意味着作为网吧,应取得《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方可经营,同时不允许未成年人进入。

而现实情况是,有着网吧功能的电竞酒店却并不符合网吧的经营标准,大部分电竞酒店均未取得上述许可证。电竞酒店作为正快速扩张的新业态,仅按照旅馆业进行监管是不完善的。

既然其兼具住宿与上网的双重功能,就应当同时遵守酒店与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的经营规定,受到文化执法部门以及公安部门的双重管理。

根据相关数据显示,仅在2018年,国内热门电竞赛事就有超过500项,正在运营的电子竞技战队超过5000家,电竞从业者超过44万人,国内电竞用户规模也超过5亿人,中国电竞市场规模逼近两千亿。随着电竞产业愈加成熟,作为相关产业,电竞酒店的行业认知度和影响力也会随之扩大。

电竞酒店较之传统酒店及网咖都更为舒适,满足了部分消费群体需求,是非常具有潜力和可持续发展能力的新业态,“电竞+酒店“二者相结合后也并非简单的“1+1”。

其拥有着传统酒店所没有的高娱乐社交属性,而网咖此类简单的环境也不足以满足年轻人的需求。电竞酒店的优势在此体现。与普通酒店用户相比,电竞酒店用户单次预订入住时长更长,每年的消费频次也相对更高。

《中国电竞酒店市场研究报告2021》提供的一项行业调研数据显示,国内知名电竞酒店品牌爱电竞酒店的用户平均复购率为65%(消费2次及以上的用户比例),显著高于传统酒店。

目前,爱电竞、方柚电竞、宜博电竞、凯泽电竞等以连锁方式进军电竞酒店行业,格林豪泰、速8、IU等传统酒店也开始转型升级电竞酒店,多家资本也布局电竞酒店市场。如同程艺龙也宣布战略投资爱电竞酒店,投资额高达数千万元,腾讯也频频动作引发广泛关注。

去年3月,《创业中国人》与腾讯游戏人生达成战略合作,希望能够以全新品牌CJ酒店引领新文创电竞主题消费。6月,腾讯电竞与雷蛇、香格里拉集团联合定制了“腾讯电竞”主题房,首批覆盖海口、成都、北京、上海、西安五个城市。

腾讯游戏副总裁、腾讯电竞总经理侯淼说:“我们认为做游戏电竞主题房,是有客源的。作为互联网公司,我们有机会也有能力用擅长的数字技术和巨大的用户触达能力,与酒店业伙伴一起重建线下用户高频的接触点。”在侯淼看来,打造电竞房,既能帮助传统酒店转型,又能让游戏电竞IP有一个良好的线下渠道。

随着杭州亚运会中电子竞技成为正式比赛项目,电子竞技从赛事到周边产业未来的发展无疑会越来越好。早在2018年,中国电竞用户规模达到4.28亿人,电子竞技产业规模达912亿元。时至今日,中国电竞用户已经超过5亿,市场规模超过1000亿元,是全球最大的电竞市场。中国将成为核心电竞爱好者最多的区域,预示着电竞酒店市场将会有稳定的客源。

电竞酒店能否抓住此次机遇,将是2022年发展的关键。但机遇之下也需健康、有序地发展,而不能一昧地为抢占市场野蛮发展恶性竞争,避免成为下一个被整治的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