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方纷纷回应俄花滑选手获准继续参赛事件

国际体育仲裁法庭(CAS)14日宣布,允许俄罗斯奥委会队花滑选手瓦利耶娃继续参加北京冬奥会。这条消息可谓一石激起千层浪,之后国际奥委会(IOC)、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国际滑联(ISU)分别做出回应。

2月7日,俄罗斯奥委会选手瓦利耶娃在北京冬奥会花样滑冰团体赛女子单人滑自由滑比赛中。新华社记者兰红光摄

年仅15岁的瓦利耶娃在去年12月25日接受了一次兴奋剂检测,但结果直到今年2月8日,也就是她帮助俄罗斯奥委会队夺得北京冬奥会花滑团体赛金牌之后,才由负责检测的瑞典斯德哥尔摩实验室报告为阳性。

俄罗斯反兴奋剂机构(RUSADA)先是对瓦利耶娃处以临时禁赛,之后在瓦利耶娃上诉之后,该机构的纪律委员会又决定撤销临时禁赛处罚,允许其继续参加北京冬奥会。不过,IOC、WADA、ISU均向CAS提起上诉,质疑RUSADA作出的这一决定。

由于冬奥会花滑女单比赛即将于15日开赛,CAS迅速召开听证会,并在14日做出裁决——驳回上诉、允许瓦利耶娃继续参赛。

CAS的裁决基于以下四大理由:一是这位15岁的未成年人属于《世界反兴奋剂条例》(之后简称《条例》)中的“受保护人群”;二是俄罗斯反兴奋剂相关条例和《条例》对有关“受保护人群”的临时禁赛并未明文规定;三是该运动员在北京冬奥会期间的兴奋剂检测未呈阳性,且在当前情况下阻止运动员继续参赛,将给其造成无法弥补的伤害;四是2021年12月的那次兴奋剂检测结果存在通知不及时的严重问题,在北京冬奥会期间收到迟来的药检阳性通知不是运动员的错。

对于CAS的这一裁决,WADA表示失望,强调《条例》规定针对“受保护人群”所做出的临时禁赛不得破例取消,CAS的这一裁决未依据《条例》。

对于运动员检测样本,WADA强调反兴奋剂机构应与相关实验室积极联络,以确保运动员、尤其是有实力取得好成绩的运动员在出征大赛前获取检测结果。不过据WADA了解,瓦利耶娃的样本并未被重点标记,这让实验室并不清楚要做加急处理。

WADA还说,根据《条例》,如果涉及未成年人,将对其辅助人员进行调查。目前,RUSADA已开始调查,WADA也将派出独立部门进行调查。

2月6日,俄罗斯奥委会选手瓦利耶娃在北京冬奥会花样滑冰团体赛女子单人滑短节目比赛中。新华社记者鞠焕宗摄

IOC回应称,CAS的裁决并非针对瓦利耶娃是否违背《条例》,只是针对其在去年底检测呈阳性之后是否要被临时禁止参加冬奥会。

IOC执委会在与相关国家(地区)奥委会协商之后决定,为确保对全体运动员和各国(地区)奥委会的公平,本届冬奥会举办期间将不进行花滑团体赛颁奖仪式。因为如果举行的话,颁奖仪式将有一名兴奋剂检测呈阳性的运动员(显然是不合适的)。

目前,瓦利耶娃获准参加15日开始的花滑女单赛事。IOC称,如果瓦利耶娃获得女单前三,在北京冬奥会期间也将不再举行女单颁奖仪式。

IOC将在瓦利耶娃事件最终解决之后,再为本届冬奥会的相关获奖人员举行颁奖仪式。

IOC要求国际滑联,如果瓦利耶娃在15日的女单短节目比赛中位列前24,那需允许短节目的前25名选手参加17日的自由滑。

ISU也发表声明表示尊重CAS的裁决,同时需要时间进行评估,然后再发表进一步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