勃兰登堡部队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jsydcq.com/,斯图加特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点击“不再出现”,将不再自动出现小窗播放。若有需要,可在词条头部播放器设置里重新打开小窗播放。

勃兰登堡部队(德语:Brandenburger)是二战期间纳粹德国的特种部队,也是世界上第一支特种部队,建立于1939年,解散于1944年。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之前,1938年底,应德国武装部队最高统帅部的要求,德国谍报局二处开始征召一支特种临时小分队,小分队的成员要求是自愿加入,征召这支小分队人员的工作是在绝对秘密的情况下进行的,他们的早期活动迄今为止还是一个谜。这只小分队就是后来的勃兰登堡部队。

鉴于德军将领对于非正规部队处于内心的憎恨,德国军队里竟能产生特种部队,真可谓是个奇迹。事实上,德国军官们把军人职业看的无比神秘、无比崇高,不仅一致把特种战争看作是对军人职业的亵渎,而且对他们个人的荣誉,乃至国家的荣誉是一种侮辱,偷偷穿上敌人的军装是对自己军服的一种亵渎。这一态度造成的后果是,一般来说,德国军队没有造就善于进行非常规作战的人才。

但也有一个例外,其中有一人是保罗·冯·莱托沃贝克,一战时,他是德属东非一只殖民小分队的司令。与协约国军队的数量相比,他的小部队显然是寡不敌众,在这种情况下,莱托沃贝克成功使用了游击战术,困住了大量的英军部队,这批原本是可以用于欧洲战场的英军部队。这一经验对他的一名下级军官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这名军官是西奥多·冯·希普尔上尉——正是他创建了后来的勃兰登堡部队。一战后,他被分配到德国谍报局二处,这是个专门负责秘密军事行动的军事情报分支。

希普尔不但从老上级那里得到启示,他还对战争中产生的英雄事迹特别的向往,他借鉴了其他国家非正规作战的成功战例,并且深信非正规作战可产生的巨大作用。他的想法是由少数的优秀人员组成小分队,为正规部队开道。在实施进攻前甚至是在正式宣战以前,这些小分队可以先深入敌后,占领桥梁,道路的*口以及主要的通讯设施;他们可以散播假情报、炸掉供给仓库、攻打敌人的司令部,总的来说,是以少数人造成大的混乱局面。

富有想象力的希普尔建议,这样的一个机构理所当然应该隶属于秘密二处。这让国防军最高统帅部感到荣誉上的难堪。然而,德国的军事思想在迅速的发展,希普尔的这一想法与当时一个创造性的新概念相距不远,这一概念便是闪电战。闪电战的核心要依赖闪电似的速度和和高度的灵活性来对付敌人在数量上的优势,着一战术与希普尔的战术思想是吻合的。

加入勃兰登堡部队的一个先决条件是至少能流利的说一种外语,招募来的人员能说多国外语的这一背说明了第三帝国的野心。可以说欧洲所有的国家,没有勃兰登堡队员不熟悉的。勃兰登堡部队招收的人员必须属于德意志民族,这些人生活在帝国的境外,住在东欧的德国人能说捷克语波兰语乌克兰语、鲁塞尼亚语,还能说这些地区的特有方言。住在波罗的海沿岸的德国人能说爱沙尼亚语、拉脱维亚语、立陶宛语芬兰语俄语。其他的勃兰登堡队员来自这样的家族,他们曾经在南美洲非洲的德国领土上进行过殖民统治,他们除了能说一口流利的英语西班牙语葡萄牙语外,还能流利的说当地的方言。一部分勃兰登堡队员能说多达六种语言,少部分人甚至能说一些鲜为人知的语言,如藏语。

除了他们掌握的语言技能外,勃兰登堡部队的人还带有大量的限期护照、定量供给本和身份证,这些都可以为情报部门来仿制假证件。而且因为他们对当地的风俗习惯特别的熟悉,很难把他们和当地的人区分开,所以他们可以毫不费力的融合到敌国民众中去。用一个德国谍报局特工的话来说,每一个进入俄国的勃兰登堡队员都知道如何像“俄国人一样的吐唾沫”。

在勃兰登堡外的一块庞大的乡间宅地上,未来的突击队员在受训,掌握秘密行动和自我生存的技巧:如何在森林里行走不发出声音,如何*土地生存,如何通过星星来辨别方向,如何在恶劣的气候中生存下来。他们学会如何驾驶独木舟,如何使用降落伞和穿行于乡间的雪橇,以及如何利用最简单的商品,例如钾盐、面粉和食糖,来制造炸药。他们熟练掌握小型武器的应用,也同样能熟练的使用刀子和西班牙绞具来无声杀人。随着训练课程的不断进展,有不少的队员中途退出,也有不少的人被淘汰开除。留下来的人视自己为优秀分子,可以与世界上的任何一国军队的士兵象媲美,而且还超过他们。

1939年的夏天,勃兰登堡部队已经组建了,几个能说波兰语的志愿小队,它们合并在一起组成了一个叫做埃宾豪斯的战斗群,规模相当于一个营的建制。

入侵波兰的前几天,这些人两、三人一伙,伪装成采煤工人和其他工种的工人,开始遛入波兰,渗透到西里西亚的矿区,工厂和电厂,而西里西亚是波兰重工业的中心。希普尔领导下的其他人员于8月31日晚穿越边界,驻扎在维斯杜拉河沿岸的桥边,这条河流是横穿波兰中心的主要通道。到9月1日清晨德国军队大规模入侵波兰时,埃宾豪斯战斗群已经控制了战术上十分重要的维斯杜拉河上的桥梁和占领了西里西亚的一些完好的工业设施。埃宾豪斯战斗群为机械化部队的快速行进铺平了道路,对于战役的胜利功不可没。

德国官方对于这次闪电战入侵波兰的记载里没有提及隶属于德国谍报局的这支特种部队。实际上授予他们铁十字勋章的提议也遭否决,这主要是因为在这只特种部队采取行动时,德国与波兰之间并没有进入战争状态。但是,尽管希普尔的部队没有得到公开的承认,他们发挥的作用在统帅部却是有目共睹的,因而军事谍报局局长威廉·弗兰茨·卡纳里斯决定让这支部队正式加入德国谍报局。1939年10月15日,这个特种部队的第一个组织建立起来了,叫做特种任务训练与建设第800中队。它的总部设在普鲁士的老城勃兰登堡,这个组织也因此而得名——勃兰登堡部队。尽管受德国谍报局的控制而不受正常系统的领导,勃兰登堡部队不是职业的特务和破坏分子,而是武装部队穿军服的人员,是因为具备专门的特长而招募来的,为执行特种任务而接受训练。他们的任务由最高统帅部决定,他们被派遣到具体的部队执行特种任务。

1940年4月6日,当时一个说丹麦语、穿着丹麦军装的勃兰登堡排占领了跨越小贝尔特海峡的一座桥梁,为德国军队入侵挪威扫清了道路。一个月后,一只附属第六军的勃兰登堡小分队为该军进攻比利时荷兰卢森堡铺平了道路,而对这些国家的进攻标志着西线时,威廉·沃尔瑟中尉及其他八名勃兰登堡队员假扮成三名荷兰警察护送六名被解除武装的德国军人,他们跨越边境进入到当时仍处于中立的荷兰境内,步行三英里来到亨那普镇。那儿竖立着他们要占领的目标:一座跨越马斯河的铁路桥梁,这座桥梁是通往荷兰的西部必经之路,战略位置十分重要。荷兰人预见到德国人可能会进行攻击,因而在桥身上装上了炸药,并有一个小分队守卫桥梁,只要一见到德国的火车开过来就引爆炸药。然而,他们见到沃尔瑟一小伙人并没有产生怀疑。3名身着军警制服的勃兰登堡队员径直走到了位于河东岸的警卫房,迅速的制服了哨兵。与此同时,他们的“俘虏”蜂拥冲上铁路桥,迅速的切断了引爆线。几分钟后,第一辆德军的装甲列车隆隆的从桥上开了过去,紧随而来的是运送步兵的货车,他们畅通无阻的开进了荷兰,从而为德军从北翼长驱直入比利时和法国奠定了基础。

那天,同样的情形沿二百英里长的前线到处可见。但是勃兰登堡部队的行动也并不是处处获胜。在马斯河沿岸的奈梅亨,勃兰登堡部队的特种任务第100步兵营被荷兰军队打败,遭受的损失惨重,荷兰士兵,又将两座重要的桥梁炸毁;对段桥梁实施的进攻也以失败告终。但是从全局看,德国谍报局的记录“计划要夺取的61个目标,成功的获得了42个,并转交给紧接而来得部队。”而且这一回,统帅部和第三帝国高层对勃兰登堡部队作出的贡献不再是熟视无睹:参与战斗的600人中,有3/4的人获得了铁十字勋章。元首阿道夫·希特勒感到十分的满意,他命令把特种任务训练与建设第800大队扩大到团的建制。

苏联实施进攻的前几个月里,德军不断获得胜利,而勃兰登堡团始终战斗在最激烈的第一线。不到几天的时间里,勃兰登堡团的小分队占领了古老的军事重镇普热梅希尔,这个城市是公路与铁路的重要枢纽,进而又占领了另一个重要的铁路枢纽利沃夫。其他的小分队在北部攻占了德维纳河上的几座重要的桥梁,挫败苏军的多次反攻,死守住这些桥梁。在南部,勃兰登堡团的一个特种营和代号为夜莺的乌克兰民族分子一起渗透到节节败退的苏军行列里,抓获苏联内务人民委员部的保安警察,营救乌克兰人士,这些人原本内定是要处决的,因为他们是德国人潜在的帮凶。勃兰登堡团的队员乘座突击舟和滑翔机先行在爱沙尼亚沿海的两三个岛屿上登陆。在整条战线上,进行远距离侦察的勃兰登堡排,身着苏军服装,带上所必备的文件甚至是家中的来信,开着苏军的卡车,由能说一口流利的俄语的人带路,深入敌后几百公里的地开展活动。

勃兰登堡团的战士们创造着一个又一个的英雄事迹,年轻的战士们行进在凯歌进行曲中的最前端,得到的奖章和官方的嘉奖比国防军别的任何一支部队都要多。勃兰登堡团得到了第三帝国高层的充分肯定。 到1942年秋天,勃兰登堡部队已扩大到师的建制。

随着战争的推移,第三帝国的气数已日益衰败。1943年的冬季,德军在东线转入防御阶段,勃兰登堡部队装备的全是轻武器,根本不适合进行正面的阵地战,为了填堵德军在战线上的漏洞,结果这些被受训从事最复杂的特种作战的、无法替代的人员,被投入到惨烈的防御战中去,损失惨重。

勃兰登堡部队已经在性质上发生了根本的变化。它的成员在俄国遭受了大量伤亡后,又招收了新的人员补充到原来的建制,但它不再是一支纯特种部队了。

1944年2月勃兰登堡部队的最高领导卡纳里斯被希特勒架空了职权,紧接着这支部队从德国谍报局二处分离出去,直接隶属于国防军。勃兰登堡部队被分成几个独立的战斗单位“突击队”,依然用来执行特种作战任务。老勃兰登堡部队的精英分子几乎都被党卫队“挖”了过来。这支优秀的特种部队渐渐的退出了军事历史的舞台。被挖到的党卫军奥宁堡部队以及后来的150装甲旅这只部队参加了阿登反击战。

011939年9月二战开始后,波兰在纳粹德国闪击战的袭击下,节节败退,当月便沦陷了。占领波兰后,德国陆军总司令部在希特勒的指令下制定了在西线发动进攻的“黄色计划”。1940年5月,征服北欧的战局已定,希特勒开始对西欧国家动手。从北海到瑞士边境,德国西部分别与荷兰﹑比利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