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德国最神秘的特种部队勃兰登堡部队的起源与组建过程

特种部队如今已是各国军队里一支不可或缺的武装力量,它的发展历史只有短短几十年时间,在二战中,德国是最早将正规化、规模化的特种部队用于实战的国家,可谓开启特种作战之先河,但是,德国特种部队的组建和发展也并非一帆风顺,它也曾经历过坎坷不平的历程。

现代特种部队的起源可追溯到一战时期,德军在东非的保罗·冯·福尔贝克将军与“阿拉伯的劳伦斯”都曾采取灵活的游击战术指挥作战,这可以看做是特种作战的雏形,但与规范的、专业的特种作战还相距甚远。将游击战术发扬光大成为专业特种部队的人,是福尔贝克将军的一名下属,名叫西奥多·冯·希佩尔,他在第三帝国时期重新入伍,1937年进入军事情报局,希佩尔深受老长官福尔贝克游击战的启发,决心创建一支规模化的专业特种部队。

希佩尔理想中的特种部队是这样的:小型、精锐、训练有素,能流利的使用敌人的语言、掌握对手的习性,能深入敌后破坏或控制敌方的指挥、后勤、交通、通讯等重要设施,为主力部队的进攻扫除关键障碍、控制关键节点。

当希佩尔将他的报告呈递给总参谋部后,普鲁士军官团保守的将军们对此不屑一顾、嗤之以鼻,这叫打仗?如此偷鸡摸狗的营生岂不是将德国军人的脸都丢尽了?不行!

倍受打击的希佩尔又找到了军事情报局局长卡纳里斯,起初卡纳里斯比较犹豫,倒是军情局第二处处长赫尔穆特·格罗斯特非常支持希佩尔的计划,于是希佩尔调入军情局二处,负责组建特种部队。

希佩尔最先组建了一支小规模的试验性队伍,由波兰德裔人组成,在德国入侵波兰的前几天,军情局派出这支小股部队越境占领了波兰捷布伦科夫山口的一个火车站,控制了铁路隧道以避免遭到破坏,由于与军情局失去联络,他们不知道进攻波兰的计划被推迟,直到第二天上午与军情局取得联系后,这才释放了俘虏并撤回德国。

这次突袭是德国特种部队第一次实战行动,这支部队只是临时性组建的,波兰战役结束后就解散了,但它成为希佩尔后来组建的特种部队的基础。因为在波兰战役中的优良表现,让卡纳里斯和总参谋部看到了特种部队的潜力,古板的将军们终于同意希佩尔正式组建特种部队。

1939年12月15日,希佩尔组建起了一个营级规模的特种部队,对外称为“800特殊建筑训练营”,其中“建筑”二字纯粹是为了掩人耳目。该部队的成员不只是德国人,其他国家包括波兰人、斯拉夫人等,凡是有一技之长且愿意为德国效力的人都被他招募,部队的每个成员都必须熟练掌握一门外语,并且对某个国家或地区的风土人情、民族习俗必须非常熟悉,便于融入将要渗透的地区执行任务。

部队驻地位于勃兰登堡,所以又被称为“勃兰登堡营”。勃兰登堡营按语言和民族编成四个连,大致可划分为:

特战训练内容包罗万象,包括语言、射击、拆弹、爆破、驾驶、跳伞、战术、伪装、伪造等等,其中一些人还接受坦克和飞机的驾驶训练,其中一个连由滑雪高手组成,专门针对苏联北方冰冻荒原进行训练,为今后在苏联作战做准备。

在行动规模上及战术配合方面,两三人进行的小组行动、以班为单位行动和连、营级规模的行动都必须掌握,一切训练都以敌后实际情况为基础开展,每个勃兰登堡营士兵参加敌后行动时,都随身携带了一枚致命的毒药,那是让他们杀身成仁用的。

从勃兰登堡营的结构和训练内容来分析,它已经将苏联、南欧和北非列为潜在的军事目标,这与希特勒称霸欧洲、征服苏联的战略目标不谋而合,具有很大的前瞻性,提前做足功课,这也是德军能够横扫欧洲的原因之一吧!

西线日,荷兰境内根尼普镇的默茨大桥戒备森严,这座桥已经安置了炸药,守桥的士兵接到命令,只要发现德国人就立即炸桥。凌晨两点,一队荷兰士兵押着几名德国俘虏出现在桥头,毫无防范的守桥警卫还没回过神来,就被“自己人”和“俘虏”解除了武装,原来荷兰士兵与俘虏都是勃兰登堡营伪装的。德军特种部队控制了大桥,剪断了炸药导火线,让德军部队顺利通过了大桥,这是德国特种部队在西线战役中一次成功的突袭。

在入侵荷兰的战役中,类似的突击行动发生了很多次,大都取得了成功,只有一队德军特种兵被荷兰军队识破,德国士兵被当做间谍全部枪毙。勃兰登堡部队在卢森堡和比利时也采取了同样的行动,在比利时设定的61个目标成功夺取了42个并移交给国防军。特种部队在西线的行动获得了总参谋部的高度认可,凯特尔亲自给卡纳里斯写信,称赞勃兰登堡部队“战斗出色”,希特勒下令向400多名特战队官兵颁发铁十字勋章,这是勃兰登堡部队最高光的时刻。

组建特种部队进行特种作战,是现代军事理念的重大转变,也促进了现代战争作战方式的改变,为世界军事发展的突破奠定了基础。但是,在二战东线动辄几十上百万人的大规模攻防战役中,特种作战的作用在很大程度上被忽视了,德国人曾经在特种作战方面迈出了一大步,但随后又裹足不前甚至倒退回原点,这种做法致使德国特种作战部队经历短暂的辉煌后迅速衰落。

德国入侵苏联时,勃兰登堡部队依然执行与西线类似的行动,穿插敌后抢占交通要道、破坏通讯、进行两栖突袭等,这些行动在波罗的海、列宁格勒和乌克兰等地作为国防军战役的特殊任务来执行,最成功的行动是弗克萨姆少尉率领82名德国特种兵,伪装成苏联内务部队潜入苏军战线后方,在敌人的心脏里整整活动了六天,最后里应外合夺取迈科普油田,这次行动堪称德国特种作战的经典案例。

同时期勃兰登堡部队在北非、巴尔干、意大利也配合国防军进行过多起行动,但总的来说,再没有取得什么重大的战绩,在战术上也没有再取得重大突破,这样的局面让勃兰登堡部队的存在感逐步降低。

1943年2月,勃兰登堡部队升级为师级编制,脱离军情局管辖交由总参谋部直接指挥,部队规模扩大并没有给它带来多少耀眼的战绩,更换指挥权更是它噩运的开始,很多时候他们被化整为零,派到各个战区充当“救火队”的角色,与德国伞兵的命运相似,特种兵也被当做精锐的轻步兵使用,到处去填补德军防线的缺口,这样的结果不仅造成特种兵的大量伤亡,也远离了特种作战的初衷,这是特战理念与实践的大倒退。

1944年9月,总参谋部决定停止特种作战,勃兰登堡师彻底转变成为步兵单位,年底升格为装甲掷弹兵师,在加里宁格勒战役中几乎全军覆没,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jsydcq.com/,斯图加特残余部队逃回德国后向盟军投降。另一部分勃兰登堡部队的成员被党卫军吸收,成为党卫军“502”特种部队的成员,战争后期党卫军以此为基础组建了150装甲旅,由欧洲最危险的男人斯科尔茨内指挥,直到德国投降,算是把特战进行到底。

勃兰登堡部队还有一部分人在战后加入法国外籍军团,参加过第一次印度支那战争,在东南亚的丛林里继续他们传奇。

时至今日特种部队已成为世界各国军队的标配兵种,勃兰登堡部队的浮沉对现代特种兵及特种作战发展有着深远的影响,为现代特种作战提供了非常宝贵的经验教训和深刻启示。

特种部队的目的是以最小的代价执行最关键的任务,以渗透、突袭为主要方式,破坏或修复具有重要价值的目标,侦察或监控敌方情况,搜救己方人员或清除敌方要员,其目的为战术性行动。如果硬将特种部队作为战略性部队投入大规模作战,不仅达不到特种作战的目的,反而会步勃兰登堡的后尘,让特种部队成为错误决策的牺牲品。

喜欢二战历史请关注烟雨蒙蒙未沾衣,我写作二战德国人物、军衔、服装等内容,客观讲历史,批判法西斯,更多史料请点击我的用户名,在“文章”里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