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具特色 北京冬奥会场馆建设大揭秘

“北京2022年冬奥会的场馆建设工作启动于2016年,至今已有5年多时间,在北京冬奥组委及北京市、河北省两地政府全力推动下,目前场馆规划建设工作进展顺利。”7月30日,在北京冬奥组委召开的场馆建设情况新闻发布会上,北京冬奥组委规划建设部部长刘玉民表示。

据介绍,北京2022年冬奥会和冬残奥会共使用39个场馆,包括竞赛场馆12个、训练场馆3个、非竞赛场馆24个。截止到去年年底,12个竞赛场馆永久性设施完工;非竞赛场馆大部分完工、部分即将完工。所有场馆将在今年全部按时交付。那么,北京冬奥会的场馆建设都具有哪些亮点特色,让我们来揭开它的神秘面纱。

“北京冬奥会将使用8座冰上场馆、10块冰面,除首体花样滑冰训练馆因冰面未改造而沿用原有制冷系统外,其他7座场馆9块冰面,均使用环保型制冷剂。”刘玉民介绍表示。

据了解,国家速滑馆、首都体育馆、首体短道速滑训练馆以及五棵松冰球训练馆4个场馆,选用了二氧化碳跨临界直接制冷系统。二氧化碳跨临界直接制冷系统是目前世界上最先进、最环保、也是最节能的制冷技术,这在冬奥会历史上尚属首次。

不仅如此,北京冬奥会所有新建室内场馆全部达到绿色建筑三星级标准,其他现有室内场馆达到绿色建筑二星级标准。其中绿色建筑三星标准,可覆盖国际LEED金奖标准。

据介绍,北京冬奥会还为雪上项目研究制订了《绿色雪上运动场馆评价标准》,这是北京2022冬奥会未来的一项重要的遗产,也是中国对国际奥林匹克运动的贡献。

值得一提的是,到2020年底,北京冬奥会所有场馆实现100%绿电供应,即电力均来自风力发电或光伏发电,北京冬奥会也将成为百年奥运历史上第一次全部使用绿色清洁电力的奥运会。

记者观察到,冬奥场馆规划建设中融入了很多中国元素:如首钢滑雪大跳台昵称是“雪飞天”;国家雪车雪橇中心昵称叫“雪游龙”;国家跳台滑雪中心昵称为“雪如意”等等。

刘玉民介绍说,雪上场馆在选址和赛道设计时,尽量贴合原有地形,比如雪车雪橇中心,赛道设计方案共经历5个版本,最终奥组委选择和山体最为贴合的版本;比如“雪如意”跳台最大落差约142米,北京冬奥会选址的山体落差正好140米;云顶滑雪公园、国家越野滑雪中心、国家冬季两项中心的赛道均和原有山形地貌基本贴合,这样不仅减少了对原有地形地貌的改变,也减少了土方量,节省了工期和资金。并且,雪上场馆建设过程中采用了很多措施,尊重原有自然环境,尽最大限度减少对环境的扰动。

首钢有着百年的历史,随着北京冬奥组委办公区的入驻和滑雪大跳台的建成,带动园区的整体复兴发展。如今,首钢园区已经从一个废旧的工业园区,建设成为一个以工业遗产保护和再利用为基础,体育、文化、商业旅游相融合的充满活力的综合性园区,也成了世界工业遗产保护与复兴的亮点,为奥林匹克与城市发展相互融合树立典范。

刘玉民介绍说,北京2022年冬奥会将最大程度使用2008年奥运会遗产,总数14个,其中10个为场馆遗产、4个为土地遗产。场馆遗产如国家游泳中心、国家体育馆、五棵松体育中心、国家体育场等。土地遗产方面如国家速滑馆使用了2008年奥运会的两个临时场馆:曲棍球场和射箭场的土地;而国家会议中心二期、北京冬奥村使用了奥林匹克公园的预留土地。

而且,所有场馆都将赛后利用计划贯穿规划建设始终,并在赛前就做好赛后运营计划。冬残奥会后,大部分场馆只需进行简单转换就能进入赛后模式,最大限度地提高场馆赛后运营的实效性。

例如,在北京赛区,尽管冬奥会只使用比赛道和训练道,但北京冬奥会结合赛后使用计划,将国家速滑馆建设成为一个拥有1.2万平方米的全冰面,它可以通过冰面分区控制,举办所有的冰上比赛和各种冰上演出。对于水立方,考虑到赛后每年用于冰壶比赛的时间只有二三个月,因此,它的制冰系统全部是临时的,制冰系统和底层的支撑系统能够可持续转换和反复利用。(华 凌)

商务部回应美出台《芯片和科学法案》:必要时采取有力措施维护自身合法权益

针对美方近日出台《芯片和科学法案》,商务部新闻发言人束珏婷18日表示,中方对此坚决反对。中方将继续关注法案的实施情况,必要时采取有力措施维护自身合法权益。

碳达峰碳中和是党中央经过深思熟虑作出的重大战略决策,事关中华民族永续发展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北京绿色生活碳普惠平台“绿色生活季”小程序暨北京个人碳账本正式上线,为市民积极践行绿色生活、参与减污降碳提供重要抓手。

南方电网广东电网公司制定专门工作方案,为巩固脱贫攻坚成果、推进乡村振兴贡献力量。

实验所展示的远距离全光同步技术,为构建复杂的同步光力系统网络奠定了基础,有望在光通信和时钟同步等领域得到应用。

近日,科学家发现了定殖于玉米茎木质部伤流液内具有固氮能力且高度保守的核心细菌微生物组,它们为玉米提供了氮素营养并促进根系生长。相关研究成果由中国农科院农业资源与农业区划研究所(以下简称资划所)植物营养团队完成,并发表于《自然—通讯》。

近日,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汪筱林团队研究报道并详细描述了在辽宁凌源热河群九佛堂组发现的帆翼龙科一新属种——坎波斯凌源翼龙。相关论文在线发表于PeerJ。

地球上的水可能是由太阳系外缘的小行星带来的,最新研究揭示了数十亿年前海洋在地球上如何形成的奥秘。

目前的陇原大地绿树成荫、瓜果飘香。走进甘肃省定西市三牛农机制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牛农机),车间繁忙有序,劳动气氛热火朝天。

加拿大卡尔加里大学研究人员发现了一种很有前途的治疗细菌性皮肤感染的新方法。在最近发表于《自然》杂志的论文中,研究人员描述了他们的新见解,或将带来治疗细菌感染和皮肤伤口的新疗法。

由德国哥廷根大学领导的一个国际研究团队在最新一期《自然》杂志上发表论文称,他们在对天然双层石墨烯开展的高精度研究中,发现了新奇的量子效应,并从理论上对其进行了解释。

8月16日,烈日如火,重庆市科技特派员、重庆市农科院果树专家张云贵赶到果农贺君丽的果园里,来不及喝口水,就急忙查看果园情况。

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早在1998年就开设了心理科。2020年9月,医院开设学习困难门诊,主要是看到心理门诊里亲子冲突与学习有关的非常多,但到底是孩子不愿意学,还是确实没能力学,其中原因还应细分。

“华西牛”育成!我国有了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专门化肉牛新品种——前不久,在第二届畜禽种业科技创新峰会上亮相的“华西牛”,打破了我国肉牛主导品种核心种源严重依赖进口的局面。

我国科研人员揭示了东亚亚热带地区洞穴生物的迁入规律,并解析了影响地表生物迁入洞穴的主要因素。该研究提升了对洞穴生物多样性进化历史的认知水平,对地上、地下生物多样性保护具有重要意义。

中国石化上海石化首套大丝束碳纤维生产线实现中交,意味着项目设备安装全部完成,为下阶段试生产迈出关键一步。

中国科学院成都生物研究所等单位的科研人员在大熊猫国家公园卧龙片区发现了兰科盆距兰属的一个植物新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