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K全站版app下载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张宏达:用突破向世界展示我们的精彩

北京冬奥会,每一次夺冠,每一块奖牌,都鼓舞着中华儿女的民族士气,也激励着中国记者在世界舞台上展示大国形象的决心。

作为总台冬奥方阵的一员,我在闭环内工作29天。今天,我跟大家介绍一位自己长期跟踪报道的运动员,他不是冠军,也并非我们的热门项目,估计您都没听过他的名字。他叫徐铭甫,高山滑雪男子滑降第36名,但这是一个改写历史的36名。

徐铭甫从事的高山滑雪是雪上基础大项,又被誉为“冬奥会皇冠上的明珠”,它有三个特点:难、险、寒。国家高山滑雪中心,山顶海拔2198米,落差900米,赛道长度超过3000米,专业选手最快滑行可以突破每小时160公里。电光石火间,既要尽可能地快,还不能有一丁点失误——难!

关于险,我同样深有体会。7年前全国冬运会,我去新疆报道高山滑雪。半山腰拍完,上上不去,下又下不来。好在一位赛道裁判帮忙,把摄像机、三脚架运下山。我和搭档听了他的建议,趴在雪面上,一点一点往下蹭。但很快,还是失控了——整个人天旋地转,跟头轱辘往下翻……有那么一瞬间,感觉搞不好就交待在这儿了。

除了难和险,还有寒。在崇礼,凛冽的寒风如一把锋利的匕首,毫不费力地豁开冲锋衣、羽绒服、保暖衣,直接扎在心房上。有过极寒经历的人都知道:那才叫真的冷!

我们尚且如此,赛道上那些风驰电掣的高山勇士们,则要承受更多。跟踪报道徐铭甫的7年时间里,有很多场景被我们的镜头记录,有很多瞬间被我们的记忆定格:脚底一层层套嵌的血泡,膝盖一管管抽出的积液,小腿上一针针缝合的伤疤,骨头里一根根铆实的钢钉……

时间来到2月7号,小海坨山,国家高山滑雪中心,男子滑降,徐铭甫从山顶飞驰而下,滑行、跳跃、转弯、冲刺……一气呵成!第36名!他成为冬奥会历史上首位完成高山滑雪男子竞速项目的中国运动员。

赛后,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先生主动走向徐铭甫;再之后,便有了那条新闻特写《巴赫的礼物》。我们的镜头记录了巴赫主席亲手把奥运纪念表赠与徐铭甫的荣耀瞬间,我们的话筒也收纳了徐铭甫坦荡兑现三年前许下的诺言:只要付出到了,没有我们中国人完成不了的任务。

是的!我们生于伟大的祖国,我们欣逢伟大的时代。正是每个中国人在各自领域的一小步,汇聚成中华民族在伟大复兴征程中的一大步!

北京冬奥会是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全球首次如期举办的综合性体育盛会。中国人民同世界各国人民一道,克服各种困难挑战,再一次共创了载入史册的奥运盛会,再一次共享奥林匹克的荣光。

看着它,眼前再次浮现出:精致的冰丝带、雪如意,可爱的冰墩墩、雪容融,热腾腾的豆包儿,香喷喷的韭菜盒子……一位外国运动员临别时,依依不舍地说,“飞机上,我会哭的,我要哽咽了,爱你们。”北京,双奥之城,回响着一起向未来的时代强音。

看着它,眼前再次浮现出:总台在世界传媒赛道上的领跑风范:3000多名精锐出战,开幕式8K制作,赛时全程4K制播,“5G+4K/8K+AI”战略引领,数十亿全球冬奥受众,超 628亿人次跨媒体触达。

看着它,眼前再次浮现出:“3亿人参与冰雪运动”的热闹场面,愿景已经达成,未来上冰雪的人会越来越多,我们迈向冰雪强国的步伐坚实而笃定。

无论运动员、教练员、技术官员、还是媒体记者,或是服务保障人员,我们都有这样的注册卡。正是透过一张张注册卡,北京冬奥镌刻下新时代中国的可信、可爱、可敬。

多年以后,我依然会自豪地拿着它对女儿说,“看!爸爸当年在一线报道过北京冬奥会。那年夏天,你和小伙伴们常去冰丝带,就是在那里,你学会了滑冰,并深深地爱上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