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游戏Home,冬奥“搭舞台”的人

这是北京第二次举办奥运会,距离上一次已经过去14年。因为疫情的原因,只有少量观众能在现场感受北京为全世界准备的这场体育盛宴。这14年间,体育转播技术已经有了巨大的进步,于是,一个个转播镜头成为北京冬奥会的“语言”。构建这套“语言”的人,除了OBS(Olympic Broadcasting Services,国际奥委会设立的官方主转播商)和各国持权转播商以外,还有一个个在幕后默默为OBS乃至全世界转播团队做支持的人,全世界的目光聚焦北京冬奥比赛场面之前,他们早已开始了属于他们的“冬奥”。

对一届奥运会来说,电视转播所涉及的工作,其复杂程度堪比组织运动会本身。而转播服务的工作内容则更加细碎,对接各国转播工作人员,带领他们对场馆进行踏勘,甚至帮助订餐、当守门人给转播团队开关大门。他们的工作十分关键,“我们每个人的工作都是工作长链上的一环,某一人因为疏忽,就会耽误很多人的工作”。最终外界看到的是,北京冬奥会最完美的一面得以通过镜头,将所代表的“大国形象”呈现在全世界面前。

2022年北京冬奥会在北京、延庆、张家口3个赛区,共计布局25个场馆,位于北京长安街沿线西四环的五棵松体育中心是其中一个,这里要承接大部分女子冰球比赛和小部分男子冰球比赛。这座曾是2008年北京奥运会篮球比赛场所的体育中心建筑面积6.3万平方米,可容纳观众18000人。而为了此次冬奥会,五棵松体育中心2020年便完成了改造工程。

2021年10月25日,国际奥委会、国际残奥委会和北京冬奥组委三方共同发布《北京2022年冬奥会和冬残奥会防疫手册》,将对境外涉奥人员实行闭环管理。通俗来说,运动员们所在的奥运村、训练比赛场馆、主媒体中心和国际广播中心等被称为“小闭环”,若干小闭环共同组成“大闭环”。连接这些“小闭环”的交通工具也是封闭管理,全程不会与闭环外人员接触。

很多时候,袁颖慧及其团队头一天都不知道第二天OBS究竟会来多少外国人、从哪里来、乘坐什么交通工具来、中方司机的电话是什么。这在把“安全”作为冬奥会总体要求的情况下,让场馆团队倍感压力。还有就是OBS和持权转播商有大量转播和后勤设备需运至场馆,就拿英国供应商的厨房设备来说,要从天津港运输到北京,而天津当时正值出现新冠确诊案例的特殊期。设备抵达五棵松体育中心时已经是1月13日。“那天忙到特别晚,设备太多了,我也当物流工人帮着往里运货,推、拉、拽,北京的冬天很冷,我累出几身汗。”袁颖慧说。

在闭环的日子里,袁颖慧每天的走动都在2万步以上。冬奥赛事转播设施遍布场馆各个空间,场地所在层的冰场周边、运动员下车点和更衣室、混合区、新闻发布厅、各层观众看台甚至马道都有。制作管理人员来了,袁颖慧要陪着走一圈;技术管理人员来了,又要走一圈;敷设线缆的人来了,还要走一圈;持权转播商来了,又是一圈……作为经常跑马拉松的户外运动爱好者,袁颖慧第一次患上了足底筋膜炎。

在五棵松体育中心工作了将近9年的袁颖慧习惯了满座的场景,这次觉得场馆空荡荡。“疫情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另一方面也得益于转播技术的进步,现在的转播和制作手段太丰富了,使得在疫情下很多转播商不用派大量的人员来现场进行报道,也能在后方收到多方位的制作素材。能明显感受到奥运会在转播手段和传播方式上已经开始发生革命性的变化。”